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追寻今生的最爱 >
更多

第八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佟氏纪念医院”的特别病房内,佟雪莲是华丽房间中唯一的苍白。满屋子的花几乎淹没了她。

这个房间只有家人才能进来。

趁着护士不在,林笑眉终于得以偷溜进来。她流浪的第一站就是佟雪莲这里。虽然她自认为不必为佟雪莲的自杀负责,可是基于人道立场,她觉得有必要来对佟雪莲说一些话。为李成风自杀直在太不值得了,笑眉再怎么努力的想,也想不出那小子有什么优点可以让人为他欲生欲死;是她痴得过份了吧!

在医院前的池塘中,偷摘了一朵莲花。笑眉觉得这花最是适合送她。又因莲花在市面上没有卖,只好用这种方法取得了!

“嗨!”她进门,顺手将花插在水杯中。

佟雪莲诧异的看着她,面孔更苍白了不少。她来做什么呢?示威吗?来看看被李成风抛弃的女人落魄到什么样子吗?

“你……”佟雪莲只说出这个字,就咬住下唇,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了。是她自己闹了个大笑话,又怎能阻止别人来嘲弄她?回到学校后会有更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林笑眉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今天中午,你父亲将我叫上公司的十八楼,对我说你的事,也叫我离开李成风。”笑眉拉近椅子与她面对面。“我问你,你真的盲目去爱一个人,而分不出那个人是好是坏吗?你真的甘心在自己全心全意地付出之后,回报你的是花心滥情吗?李成风与我爸是同一种人。你姊姊幸运的是,她在我爸对花天酒地腻了后才与他相遇结婚。可是李成风现在正意气风发呀!你能忍受一个不忠的丈夫吗?她是哪一点不如人了,要让这种无法把真心给你的男人糟蹋一生!看看我,我这么平凡又不出色,我都看不上他了,那你还苦苦执着什么?我母亲的婚姻让我了解太多事!李成风不是不好,如果我也懂得花心、懂得游戏人间,那么,他会是个好伴侣,大家好聚好散,当一对雅痞夫妇;可是,我并不想玩弄感情,我只愿对一个男人动心,而那人必须是将我捧在手上,全心全意呵护才行。否则,我宁缺勿滥。他哪一点好呢?他可以在对你热吻之后,马上对我露出感兴趣的眼色,这还不够叫你寒心吗?自杀并不可耻,怕的是你仍没有觉悟。我们假设李成风值得你这么做好了,假设他很好、很完美,是理想伴侣,但在先决条件上,他爱你并不够深,那就没什么好留恋了。你的美貌能维持多久?如果他看上的只是这个,那你就惨了。”一口气说那么多,她觉得有些喘。

佟雪莲无言的递了一杯茶给她,笑眉一口喝完又道:

“我不是来看你笑话,自杀是一种令人敬佩的勇气,可是如果没有达到效果,一切就白玩了。你想要什么?李成风回头?家人担心?还是一死了?重新做人?”

“我……只是想躲开这一切,我觉得无脸见人,做人好失败……我又没有朋友,顶着佟家小姐这个身份,没有人肯和我交心,靠过来的,都是别有用心的。我喜欢的那些人都觉得我做作;而……他……一点也不留恋的说分手——什么事都没意义了。”她低声的说着,忍不住对她倾吐满腹心酸。严格的家教、淑女的教条规范,养成她合宜的举止、心事只能藏心底、永远要和气待人、不能有不好的情绪……然而,这同时也孤立了她;再加上她的内向,她的学生生活过得很寂寞。唯一的朋友李成风也因她的乏味而离去,她无法再忍受更多了。

“你身体还很虚弱吗?那玩意儿吊着好玩?”她指着点滴。

佟雪莲摇头。

“失去的血早已补回来了,医生打一些葡萄糖只是预防万一。我早没事了,可是家人不放心。”

基本上,她们可以归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笑眉心生相惜之心,想了一下,摇头晃脑的考虑妥与不妥的问题。

佟雪莲反倒好奇起笑眉脚边的大背包。

“你要去采购吗?”

“我正准备流浪台湾一圈,预计一个月的时间,火车一站一站的坐。”于是,她在心底形成一个诱拐的计划——两人好作伴嘛,不是吗?“你要不要一起去散散心?闷在医院这种地方会生病的。”

沉思了下,佟雪莲坚定的点头,脸上开始有了一股生气,眼中充满兴奋与期待。她拔掉针筒,下床收拾衣物。

“要回去拿衣服吗?”笑眉问。

“我这边就有了;而且身上正好有信用卡与提款卡。”

临走前,佟雪莲没有忘记留下一封信。

偷偷摸摸的,两个女人从医院侧门逃出去了。像两个恶作剧的孩子,跳上公车直往火车站去,两人互看而笑。也许是间接责任的关系,笑眉觉得有义务让佟雪莲开心起来,并且忘了这一段不愉快的恋爱。佟雪莲这种娇弱的女孩很能让人产生一股保护欲。加上笑眉也没什么朋友,临时起意决定要与她当好朋友。同年纪嘛,毕竟是少女,吸引力就产生了。

这种叛逆的事,佟雪莲生平第一次尝试。努力撇开家人的束缚,用新奇的眼光面对这一个月;她要打开自己的视野,不要再当温室小花,锁在温室中一辈子。瞧她错过了多少东西!许多成长是要靠自己摸索的,家人无法帮助她一辈子,那么,何不从现在重新开始?她知道,她一直羡慕林笑眉优游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即使一度将她列为情敌,却也止不住暗自欣赏她的心。也许,林笑眉将是她生平第一个好朋友,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至于李成风……她开始觉得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同意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两个女孩的流浪,没有引起两家人相同的联想,却掀起了相同程度的震撼。

先是佟家,在佟雪莲消失两小时后,所有人开始展开地毯式搜查,为了怕她又去寻短,纷纷运用所有能运用得到的人力资源四处奔走。他们把佟雪莲的留书当成遗书。佟宗保拚命的调动人力去找人,而佟母已昏厥了好几次,王达翔与妻子也加入寻找的行列,愁云惨雾笼罩在佟家上空。直到深夜,所有回报都说没有发现时,他们的心全沉入谷底了。

原本休学打算出国躲开一切是非的李成风,又因这事,给双亲再度抓来向佟家赔罪。李成风难辞其咎,也开始从同学那边打听下落,希望雪莲是借住到同学家去了。找不到佟雪莲,他也无法安心出国。

经过两天奔走寻找以来,没有发现任何一具自杀或遭他杀的无名女尸,佟家在稍稍放心之余又升起另一股恐惧,怕佟雪莲是遭绑架勒赎,更怕落入人口贩子手中,二十四小时,日夜均有人在家中等电话。

佟宗保已无心应付公司的事,特地急召两个儿子回国处理。多一个人在,多一份力量。

至于林如月真正开始担心笑眉去向,是在佟至磊登门拜访之后,他们才知道,原来笑眉不是去借住朋友家,而是她也离家出走了。在笑眉留下的电话本子中的那几个电话号码全打过了,没一个人知道笑眉的下落。

佟至磊终于知道事情复杂又棘手。笑眉原来是王达翔的女儿。加上雪莲的自杀又牵涉到李成风对笑眉的一往情深,这几件事情一齐发生,又看来乱无章法,于是那傻小驼鸟便立刻跑去躲起来了!

当王达翔知道自己女儿也失踪后,一夜之间多了不少白头发。原本为雪莲的事已够他累的了,雪莲的自杀乃因为笑眉,他是中间人,心存愧疚才全力去找。心力交瘁之际,前妻却告诉他,女儿也失踪了,一下子,他垮掉了,不知如何是好。而他总算知道原因了,他的女儿与他的二舅子在不知身分的情况下陷入热恋,已论及婚嫁。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他一定要阻止……不过,在阻止之前,他得先找到女儿才行。

找雪莲的人已经很多了,佟至磊没有再加入那一群,他心中最着急的是笑眉的下落。除了天天往林家跑之外,整个台北市几乎被他翻遍了,他将目标往下移,一县一市的找下去,不怕找不到人。那只小驼鸟不敢面对问题,那么就由他来担待。问题先解决完,他才能放百分之百的心力去找人。于是,这晚下班后,他又来到了林家,除了林如月、陈其俊夫妇之外,王达翔赫然也在座。也好,父母俱在,一次谈开。等这边说好了,他还得回去面对自己的父母。

“明天,我会一路南下查各家旅舍的旅客登记。笑眉太乐观了,不会寻短见,我认为她比较有可能去环岛玩。在我南下之前,希望两位答应我娶笑眉。”

“不行!我们两家不能闹这种笑话!”王达翔第一个反对。

林如月没有立即反对或同意,她想了一下。

“这关系很复杂。虽然无血缘关系,可是你们佟家是有名望的世家,这种伦常辈份守得最严谨。笑眉如果嫁过去,能不能见容于公婆是一回事,就怕惹人笑话。”她太清楚笑眉用情之深。与其一味的怕人笑而拒绝,不如看看佟至磊有什么好方法可以使笑眉嫁他后不受一点伤害。毕竟他们俩牵扯不到血缘关系,就不怕产下不正常的下一代,这一点是最重要的。没有这个忌讳,什么事都好商量。笑眉姓林,林如月有更多的决定权。

佟至磊有些了解笑眉遗传自谁较多了!真是备感亲切呀,对于林如月的实事求是与明理深感欣赏,他道:

“我是佟家老二,没有继承权。一直以来,我都是隐形的存在,因为我人在英国,也从不出风头。婚姻不是结给别人看的,我打算与笑眉公证结婚,因为那是我们两家人的事。而且,婚后我会在英国定居,远离这边的社交圈。我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而且,只要我们不故意宣扬,虽会知道笑眉是名建筑师王达翔的女儿?她所有的资料中从不注明父亲是谁。至于我父母那边,也不会有问题。”

“这……这太荒唐了!你们还是不可以……”王达翔脸上浮现受伤的表情,他不知道笑眉根本不把他这个父亲当一回事。

林如月打断他的反对:

“我想,如果我们反对,你还是会非娶笑眉不可吧?即使是私奔?”这男子眼中有着坚毅与不屈,别人完全无法左右他的意志,虽然他外表看来温和有礼。女儿的眼光的确不赖。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得意。她现在正是这种心境,忍不住笑了出来。看来她也不必去找女儿了,这男子眼中那抹坚决是一定会找到女儿并且把她扛回来的神色。

“我可以解释您的意思为:赞成罗?”佟至磊脸上洋溢出笑容。

“只要你承诺给笑眉一生的幸福。”陈其俊握住林如月的手,以一种父亲的口吻回答佟至磊。

“你们会看到的。”

“可是……”王达翔心中更不是味道的想反对,更想拉开眼前两人的手,全身上下满是烦躁不安。

林如月淡扫他一眼。

“到这时候你还是死要面子!为女儿想一想吧,这是你为人父最后一件能替她做的事。别拿笑眉的幸福来抵你一时的面子。”

这下子,王达翔也无言了。他一直知道自己亏欠女儿太多,却总找不到方法补偿,一旦事情攸关到他的声名,永远以自己为前提……也难怪笑眉绝口不提父亲是谁了。看来这个笑话是被人笑定了。他低头沉思,久久,他才下定决心:

“不许公证结婚,我就这么个女儿,要出阁也得风风光光。”

看到他想开了,林如月也点头。

“是呀!要嫁得风光。”

这点,佟至磊没有反驳,他无所谓,如果笑眉要这样也无妨。他站起来,打算回去了。明天之后,还有很多事要累着呢!

“暂且不管排场如何。之前,我得开始带着戒指去寻找我的逃妻了。”然后抓来好好打一顿屁股——这话当然不能说给笑眉的双亲听。“我先回去了,有消息我会立刻联络你们。”

请支持晋江文学城。

一路玩到垦丁,空气清新,风光明媚,于是兴起多玩几天的念头,两个来自都市的娇贵丫头,没几天即被骄阳烤成了黑炭。幸好佟雪莲有充足的保养配备,在晒太阳之前拖住林笑眉抹防晒油。否则她们不仅会成为黑炭,也会被烤掉一层皮。顶着三十度的烈日,海滩当然是唯一的去处。

她们租了一间度假小屋,面海,而且与另一边的海水浴场隔开。正值暑假之际,海边天天人声鼎沸。连带海水也浊了不少。她们不往人多的地方而去,宁可留在小屋这一边清静。

这种度假小屋附近有十来间,都是属私人的,通常不外租,只等主人偶尔来度个假。算她们运气好,找到这一间小屋时,屋主正度假完要回台北工作。她们用非常“诚恳”的口气软硬兼施带利诱,终于说服屋主租给她们住五天,并且立即交了七千元租金,才得以顺利租到手。

由于住饭店实在太贵了,她们考虑到如果还要由东部一路往北玩,自然得省吃俭用。笑眉的那只小猪只剩一半的重量了。佟雪莲当然有的是钱,不过笑眉坚持平均分摊消费,所以才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节省成本。这当然也是乐趣之一啦,生活体验嘛!

“我想我们可能忘了做一件事。”笑眉抱着一堆烤蕃薯过来,也坐在佟雪莲坐的岩石上。她盯着色烤蕃薯的报纸。日期是昨天,在角落占着十六开版面大的两张寻人启事。一张找雪莲,一张找笑眉,没有登照片,不然就像在通缉逃犯了,因为下端还有悬赏呢!“‘若有仁人君子知其下落,请打以下电话,必有重赏’。乖乖,我都不知道我们这么值钱!”

玩了大半个月,压根儿没想到要打电话回家报平安。她们以为已经交代得够清楚了,可是双方家人却不这么认为。都已经这么久了,这时再打回去恐怕会很惨。

“怎么办?”佟雪莲一脸担心的看笑眉。

“你打个电话回去报平安就好,我没关系,我妈他们不会以为我会去自杀!千万别说我们两个在一起。”事实上她是想延长面对现实的时间。

佟雪莲是很想打电话,但是她也不怎么有那个胆!两人对看良久,叹了口气。

“你在怕什么?”佟雪莲问笑眉。她觉得笑眉没有理由流浪。动机一定不单纯,李成风的事不足以令笑眉躲起来。

“怕什么?太多了。就因为什么都怕才会窝在这里自我放逐呀!”笑眉决定不隐瞒:“还有——我爱错了人,回去之后肯定完蛋。”一面啃着香喷喷的烤蕃薯,一面歪着头面对海面,想着该如何完整地表达。

“你也失恋了?还是——那人是感情骗子?”雪莲不相信的问着。笑眉哪里有失意的表情?那种心虚状,反倒有点像闯了一个大祸,躲起来避风头,等风波自动平息。

笑眉摇头。“我问你,我爸娶了你姊姊,在名义上我得称她为继母,称你为阿姨,那么,你的哥哥我该称什么?”

“天哪!我都没想到我一下子老了这么多,当起你阿姨来了,而你还得叫我那两位不出三十岁的哥哥为舅舅。”

笑眉很悲哀的叹了口气。

“那就是啦!那假如我又不小心爱上了我的‘舅舅’,你能想像事情的严重性吗?”

佟雪莲楞愣想了好久,才惊呼出声:

“是我二哥是不是?我大哥不在国内,而我二哥又一直没有公开身分……而我知道你们都在我家的公司上班……可是……你们怎么有机会?我二哥……我以为他是和尚转世,根本不爱女人的。”

和尚转世?他那样子?笑眉忍不住大笑出来,一时忘了保持哀悼之心。佟至磊与她在一起将近两个月,从来就没有任何一点特徵足以将他形容为和尚。他哪,对她又叫又吼、又亲又搂、又拐又骗、又捉弄又促狭,还偷了她的初吻,指定他自己为她的男朋友……长到太平洋的罪状细数下来,如果这种人可以当和尚,那没有一个男人会是凡夫俗子了。

对佟雪莲细数她与佟至磊交往的过程,只见佟雪莲听得杏眼圆瞪,嘴巴张得大大的忘了闭上,直呼不相信。大叫不相信的同时却又捧腹不已!笑眉的恋爱史居然足以编成笑话全集出书。哪有人恋爱是这样子的。如果全部都是事实,她忍不住就要为自己的二哥掏一把同情的眼泪了。要追求笑眉这个怪胎并不容易,光是应付她层出不穷的好奇问号就忙不完了,天天还得担心她会不会突然好奇心一起想叫别人亲她、娶她,看看感觉会不会有所不同。几天来雪莲也领教到笑眉的好奇心恐怖到什么程度。最可怕的是四天前投宿在一家年代久远的旅舍,不经意听到当地人说那间旅舍不干净,佟雪莲马上想换别家,结果笑眉坚持不肯,原因是:她想看看那些“东西”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想与“他们”谈谈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情况,她甚至还点了一支白蜡烛,坐在床边苦等到天亮。佟雪莲吓个半死,正庆幸平安无事,可是笑眉却万分失望的直叫“扫兴”。

从那天以后,每到一个落脚处,如果有当地人想对她们提什么特别的话题,佟雪莲一定拉着笑眉就跑。

“我二哥会是一个非常棒的丈夫。他对你一定非常认真,才会与我以往所见的他不同。”雪莲诚心的说着,开始觉得其实这两个人配成一对应该还不致于那么糟啦!

笑眉拍掉手中的灰屑黏腻,不怎么有希望的低语:

“认不认真已不是问题的重点,两家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不然你以为我跑那么远做什么?”

“我认为是你把问题看得太严重了。”雪莲想了一下,依她对佟家男人的了解,佟家男人对自己想要的东西,绝对不会放手,再困难也会得到手。别看她二哥斯文温和,骨子中的毅力绝对不输父亲与大哥。她又道:“只要没有血缘关系,事情就大有可为。我二哥一旦打定主意的事,没人改变得了。”

这些笑眉早已想过了,她目前怕的是面对佟至磊。他大概回国了吧!也又气又急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管了,她又想回现实问题,瞄了眼报纸。

“你想他们多久会找到我们?”

“应该找不到吧!台湾说小不小,要在两千万人口中找人不容易。”

“希望如此罗!不过我们还是得做最坏的打算,假如我们两家其中有一人先找到了我们,我们死也不能承认两人走在一块哦,否则我们会死得很惨。一个人旅行,家人会怜惜我们漂泊四方、无依无靠,是为了抚平创伤。可是,要是他们知道我们是两个人,那可精彩了!他们会当我们是故意开他们玩笑,让他们干着急,而我们却玩得乐不思蜀。这下子,没有谅解与安慰,迎面而来的恐怕是皮肉之苦了,或着禁足加每天三顿骂,骂到我们耳朵长疮出血。懂吗?”

听起来事态颇严重,佟雪莲很郑重的点头答应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