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符之一笑 >
更多

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 16 章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轻松提起脚边的背包,他示意她往里走,自己也随着她进了门,顺手将铁门关上。

符晓呆呆地顺着他的行动进了家,似乎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你怎么在这里?”她傻傻地再问了一遍,然后像是恢复神智似的质问,“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理直气壮。

“然后?”唐学政推开客房门,将自己的包随便扔了进去。

然后?他还然后?“你应该在家里吃团圆饭!”

唐学政在客厅的沙发上躺成大字型,“什么团圆饭,又在钓鱼台,吃都吃腻了。”

“你说什么?”符晓眨了眨眼,她不太确定自己刚刚听到的。

“呵,没什么。”长手一伸,他抓了个青枣就啃。

敢情他把她这当避暑……避寒山庄?符晓嘴角抽动了两下,“你家里人不找你?”

“手机没电了。”男人含糊应道。

也就是说他把手机关了……这家伙,简直就一随心所欲的小孩。

“你冷吗?”他坐了起来,注视她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衣服,衬着她那张红扑扑的脸愈发小了。南方的这种天气对他来说就两件衣服就足够了,她却包得像棕子。

“我应景不行吗?”

“……今晚在哪吃?”这小妞妞有时窘点很低。

“你真要在我家过年?”符晓始终没有理解完毕。

“要不我请你吃饭?”唐学政颇为“恍然大悟”。

“我……”拒绝的话语怎么样也说不出口,人都已经在你家了,又怎么好意思将人赶走?

符晓深呼吸一次,再一次,好吧,人家是新时代青年,对过年这个传统节日没什么重要概念,权当是假日旅游了……沉默了许久,她才无奈地叹一口气,“我还没买菜。”

“我陪你去。”他施恩地道。

“……真是谢谢你。”

于是两人在古怪的气氛下一同去了超市,接近一年尾声的超市里空荡荡没几个人,两人正好慢悠悠地选着打火锅的食材,着急回家过年的服务员见着这不紧不慢的小情侣,倒是疑惑起来,哪家的新婚小两口这么悠哉,大年三十下午才来买菜?他们家的都已经快做好丰盛的晚餐了。

两人都是不在意别人眼光的主,默契地选着自己看中的食物,不出片刻,推车里就已经满了。走到收银台,符晓低头看着堆成山的东西,有些纳闷他们究竟是两个人吃还是十个人吃。

谁知就在她发呆的空档,唐学政已经刷了卡,符晓状似不经意地拿过收据一看,立即瞪大了眼,这么些东西就花了五六百?他们吃金子呢!“你……除了吃的还买了什么?”

“没了。”唐学政左右手各提一大包,随口答道。

“那他们可能算错了。”符晓停住脚步。

“这种可怜的机率不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走吧。”唐学政笑着示意。

……好吧,反正花的不是她的钱。“我来提一包。”

“轻得跟棉花似的,还要两个人提?”

回到家,唐学政让符晓洗菜,自己又出去了一趟,再回来时,手里提了一瓶葡萄酒。“没多少年,将就着喝。”

符晓瞟一眼标签,觉得他太谦虚了。转身回厨房洗菜,唐学政也跟着进来打下手,她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也没客气。折腾了许久,天色也黑了下来,两人端着鸳鸯锅和电磁炉到了客厅,准备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年夜饭。

“不如看柯南?”唐学政打开电视,建议道。

“要看春晚。”符晓拿了四副碗筷和高脚杯,坚决地道。

“你喜欢看那个?早说我带你到现场去。”唐学政走回来往沙发上舒适地一坐,没想到下个厨房这么累人。

“我只喜欢在电视上看。”她又陆陆续续进了几次厨房将火锅食材端到桌子上,难怪银子哗哗地,这少爷挑高级东西,什么深海鲍鱼大闸蟹的。

唐学政轻笑一声,将打开透了一会气的红酒拿过来,为她斟酒时奇怪地问道:“你拿四个杯子干什么,还有人来?”

符晓沉默了一下,才道:“这是为爸爸妈妈准备的。”

轻松的表情马上停住,“哦。”他点点头,斟酒也用上了双手。

符晓在旁边摆了两副碗筷,低低说了一句,“爸爸妈妈过年了。”

唐学政听出了寂寥的味道,他沉默地注视着她,带着些怜惜。

过了几分钟,符晓站起来将供奉的两杯酒洒至地下,收了碗筷。

“现在就收?”

“嗯,已经供完了。”

其实每年符晓一个人过节时总是摆上她父母的照片,放在碗筷与酒杯旁边,直到她吃完年夜饭为止。

唐学政不懂这些,也就坐在沙发上看她摆弄。

中央一套的新春联欢晚会的开幕式已经热热闹闹地开始了,符晓从厨房出来,“啊,正好。我们也可以开吃了。”她坐回位置,这次总算没有忘记自己是主人家,拿起高脚杯向唐学政一笑,“新年快乐,唐学政。”

“新年快乐。”他的唇角带着笑意,与她碰了碰杯。

两人已经不陌生了,年夜饭也吃得融洽,自十二岁以后就不看春晚的唐学政也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聊天。

很奇妙的感觉,中国传统的大年夜,应该是亲人团圆的时刻,这两个非亲非故,甚至连好朋友也谈不上的一男一女却是围在一桌,是那么的和谐自然。

“你喜欢喝什么鸡尾酒,下次我调给你喝。”

“我什么鸡尾酒都没喝过……”

唐学政一脸不可置信,他研究了她半晌,“这小妞长得也不算爱国啊,怎么就没有男人邀请你去喝上一杯呢?”

这点女人的虚荣心符晓还是有的,她反驳道:“怎么可能没有,大把人。”

“哦?”他放下杯子,洗耳恭听,“咱不说远了,就这段时间有没有吧。”

“当然有,就前两天子强哥还让我去玩呢。”她暗地吐舌,明白自己在偷换概念。

他轻笑,瞟向她的眼像是看出她在逞强,“他是谁?”

就知道骗不过他,她撇了撇嘴,“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

“他在哪里工作?”

“上海……”

“哦——”他了然地点了点头。

“你哦什么啊!”她恼羞成怒。

“来,吃虾。”把人惹急了,某人就把剥好的虾供上。

“哼。”她愤愤地咬了一口,当作解气。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