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符之一笑 >
更多

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 17 章

慢悠悠地吃完了年夜饭,符晓搬出暖手的电炉,再在上面架了一个四方桌,桌子是用几乎挨地的柔软棉布铺着的,畏寒的人将手脚藏进里面,十分暖和。这是符晓最喜欢的冬天玩意了。

这让从北方来的男人很不能理解,这是需要取暖的天气吗?可是见她满足地喟一口气,懒洋洋地躺在上面的样子就觉得不该出声。

二人相安无事地继续看春晚,一缩进热源里就不愿取出手来的符晓连水果也不愿吃——因为还要剥皮。唐学政一边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瞅她,一边将剥好的山竹递至她面前。盛情难却,大小姐好不容易抬出纤指吃了,又马上缩回原处。

唐学政突然有点犯愁。怎么这么怕冷。

眨眼十二点将至,符晓终于舍得探出一手,开始拿起手机滴滴嗒嗒地忙和。

“你在干什么?”他随口问道。

“编过年祝福短信啊。”她一边回答一边继续盯着屏幕,“你不发的吗?你没在家过年还是发个短信或是打个电话好点吧。”

原来过年还有这套讲究的吗?他挑挑眉,拿出手机开了机。

符晓嘴角抽搐了下,是谁说他的手机没电的?

谁知这手机一开,简短的短信声就如连珠弹似的噼里啪啦地响起,多得都让专心编信息的符晓抬头好奇地看着他。

主人还没有她诧异,只非常淡定地浏览他的消息,“就是些祝福短信。”他的眉毛都没动一下。

大红人啊!她眼里明明白白传达着这个讯息。这祝福多的,国家元首啊。

好容易全都翻看过一遍,唐学政凑上前,“把你的短信也给我发一条。”

“我跟你说过春节快乐了。”再发多浪费钱。

“……我发给其他人,人祝我了我也不能不祝别人啊。”

“那你自己编。”

“没那文学细胞。”

“那就找一条人家编好的。”

“多没原创精神。”

符晓扭头看着面前的他,用她的就有原创精神?

“别小气,发来给我。”唐学政咧开白牙一笑,“大不了我还你一条。”

没理他的怪理论,符晓无奈地将刚编好的短信给他发了过去。

收到了之后,他一边看一边虚心地问:“是现在就发出去还是等到十二点过了?”

符晓有点天雷,大哥你没过过年啊……“过了十二点好点。”

“哦。”非常有好学生精神的某人点点头,开始熟练操作触屏手机。

电视上变得热闹非常,主持人们开始倒计时,染上了气氛的符晓唇角带笑,开始将群发的短信发出。

零点刚过,电视内外的鞭炮声,烟花声乍响,大家迎接着一年一度最重要的日子的到来。

“哔哔。”伴随着振动,她的手机提醒着主人有短信进入。符晓猜着第一个人会是谁,等群发完毕,她退回到界面——竟是来自唐学政的短信。她不由得瞄了一眼正在发信息的男人,打开信息一看——

“祝你今年马到功成,

龙跳虎卧,

皆大欢喜,

百城之富”

颇为奇特的祝福让她费解片刻,又抬头看向他,却不意对上那对黝黑炯亮的眼,“新年快乐,符晓。”

“新年……”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她的回应,唐学政瞟一眼屏幕,“我接个电话。”他交待一声,站起来拿着手机向阳台处走去。

正巧她的手机也开始不停地响起,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确定符晓不太听得清之后,唐学政接起了电话,颇为戏谑地先声夺人,“恭喜发财啊老爷子。”

“你这个臭小子!”声若洪钟的怒骂从听筒里传出,“你究竟躲到哪个旮旯里去了!还敢给我关机!”

……刚开年他就被骂,今年意头不是很好啊。唐学政摸摸下巴,“大过年的您就不能说点吉利话?”

“别给我逗咳嗽!你马上给我滚回来!你也知道过年这一码事?那还在外头胡混啥!”

“远着呢,这几天都回不去了,行了,年也给您拜了,留着我红包。”他心念一动就要挂电话。

“你敢挂我电话试试!”对方明显很明白他的性子,先撂了狠话,然后紧接着问道,“你到底在哪儿?”

唐学政撇了撇嘴,“在一个您找不着的地方,省省力气,等我回去陪您下两盘,跟我爸妈交待一声,别让他们轮流打电话了,忙着呢。”说完他便干脆地切断通话。

刚一断,又立刻有电话进来,这次是莫于非。他不得不又退回阳台,“喂?”

“你他妈的到底跑哪去了?老爷子愣说是我们藏了你!”虽然有前科老爷子也不能这样冤枉人啊。

对方的背景音乐隐隐传来重金属声,就知道这小子又在外面混过年,“没必要管我在哪。”

“嘿你小子,我们成替罪羊了连问一声都不行了?你到底接错哪根神经了?还发那种具有文艺气质的新年短信?”他从来就不甩这套的。玩的一群朋友有好几个都收到了,那受宠若惊样。

“……应景。”小妞妞这理由挺好用。

刚抽的一口烟呛在咽喉里,莫于非狼狈地咳嗽两声,还应景上了?“你、你到底在哪?”为了找他,各地人马都把北京城翻一遍了。

“你女人吗?”

“就是了,怎么招吧你!”

没空跟他废话,唐学政直接挂了电话。想想还是继续关机好了,正动着心思,一条新的信息进来,差点想关了的他一看姓名马上收了手,打开一看:

“谢谢你陪我过春节。”

就短短几个字让唐学政唇角上扬,他瞄向依旧缩在沙发里的小女人,她此刻正在看着亲戚朋友发来的祝福短信,眼儿都笑眯了。

对于符晓每年的拜年行动,杨蜜按道理来说应是习以为常。然而只有一个词形容她笑着打开门的一刻的心情,那就是——惊悚。是的,绝对是惊悚。

因为她竟然在大过年的大白天看到了背后灵!

瞪圆的双眼直直瞪着符晓身后的高大身影,为什么这个背后灵长得跟唐少一模一样?

“蜜糖,你忘了说恭喜发财。”符晓将拜年用的礼品塞进她手中,“杨爸杨妈呢?”

“在里面……晓,你背后有人……”杨蜜还没回过神来,小小声地对符晓道,“你看见了吗?”

符晓奇怪地转头四处张望,却见楼梯上下只有她跟唐学政两人,不由得问道:“什么人?”

这一问把杨蜜给吓得打了个冷颤,“你、你看不到?”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