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符之一笑 >
更多

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 53 章

下午的酒吧门可罗雀,于是符晓很幸运地霸占了整张吧台,唐学政坐在她身后,将她抱在腿上,头支在她单薄的肩上,懒洋洋地指点着她所调鸡尾酒的种类和分量,时不时偷个香骚扰一下,倒也惬意。一旁的台上已经摆了一桌的失败品,初学的符晓不仅没气馁,反而越战越勇,越发感兴趣。离的远远的酒保倒是最提心吊胆的一个,照那姑娘这么玩下去……要知道老板放在这里的酒都是外面看都难看到的高级货,千金难买啊。不过他也是瞎操心,看老板那享受的样子,颇有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风范啊!

“我有几个问题,应该是要问下的吧?”符晓一边盯着慢慢倒下的酒,一边开口。

“什么?”

“你是不是很有钱?”虽然事实摆在眼前,但她还抱着一线希望地问出口了。

“……可能比一般人多点。”唐学政非常低调地回答。

果然。符晓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是你有钱还是你家里有钱啊?”

“家里比我有钱。”就目前而言。

“你有几个兄弟姐妹?”

“当年的北京城有几个能生两个?”特别他家老爷子坚决拥护计划生育。

居然,是独子?!符晓更愁了,摇酒壶摇得哗哗响,富二代,她居然攀上了个富二代!“您当初怎么不把优势摆出来?”没陷进去前,她要是了解这位大哥条件如此优越,她绝对跑的比兔子还快。现在可好,明明知道他身价不菲,她也不愿跟他分开。

“哦,是优势吗?”唐学政状似恍然大悟。

……阴谋论者。符晓再次深刻了解到他有多厉害,到底从哪里看出来她对有钱人家有抗拒啊。

“你早说,我还以为你对金钱没什么想法。”她的确没有,不然也不会知道他其实有些家底后还一副烦恼的模样。

“哼。”符晓学他,也没好气地哼了哼。

“生气了?”唐学政蹭蹭她的颈,“我没想那么多,别气。”

他绝对是吃定她了!心软下来的符晓没忍住,轻咬红唇泄出笑意,“坏人。”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避不及防。

“坏人?”唐大少挑挑眉,“符小姐这么看得起我,我也应该把这罪名坐实才行。”说着魔手便想往她衣服里钻。

“好人。”符晓告饶地按住他的手,他有恃无恐得很。

“哪里好?”钻了空子,他哪里这么容易让她过关,好歹多尝点甜头。

符晓也看出来他的促狭,脸颊上染上薄红,正想着怎么蒙混过关,唐学政的电话响了。

“你电话。”怕他没听见,她还特意提醒一句。

瞄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屏,看清来人后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暂时饶了你。我去打个电话,乖乖的别乱跑。”亲了她一口,唐学政便拿着手机走远了。

带小孩呢。这感觉她是越来越强烈了。

总是在打扰她的障碍走了,她也可以专心于眼前的新玩具,嗯,绿蚱蜢……怎么做的来着?

酒吧里的工作人员见她独自一个人,也不敢上去搭话,只装着专心自己手里的工作,同时再偷偷瞄瞄勾住他们老板的小女孩究竟有何魅力。

于是符晓心无旁骛地调了一杯酒,正想上网看看自己调对了没有,头顶上传来张扬的声音,“来杯威士忌加冰。”

她一抬头,一头白发衬着风流桃花眼的年轻男人出现在她的眼前,这个男人她见过,唐学政的朋友,应该是叫莫于非的来着,看样子是把她当酒保了。向后看了看,调酒师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只得自力更生从身后几排眼花缭乱的酒瓶里找出威士忌。只是麻烦在是,居然有一排的不同威士忌。

“你喜欢哪种?”不得已,她只好问客人。

刚结了案子从法院回程的莫于非只想在这儿稍作休息便走,玩着手机的他冷不丁听到新鲜的一句,挑起单眼皮,看向连制服都没穿的女调酒师,看来是新来的,“……最左边的那瓶。”

符晓点头,踮脚从架上取了下来,拿了个平底杯装些冰块,为他满上一杯,“请用。”

“美人,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莫于非笑笑接过,眯了眼看看她。

“嗯,我们一起吃过饭。”他忘了她的长相符晓也没什么抵触反应,只实话实说道。

其实这话只是莫大少的开场白,没想到居然有人还真的能应下来,他什么时候跟酒保一起吃过饭?难道她以前是当小姐的?“在哪?”

“谭家厅。”

果然。“瞧我这记性,连这么个大美人都忘了,我的错,请你一杯,算我账上。”唇角一勾,从良了?那他就今晚让她再回归本行一次,反正她这工作是保不住了。

“谢谢,不必这么客气。”见他那夸张的表情就知道他没记起来,符晓也不在意,微微一笑道。

莫于非一愣,既然一起吃过饭,那她就应该知道他是谁,这个反应他倒还没见过。欲擒故纵?别说还真勾起他兴致了。他仰头喝了一口,双手撑在吧台上,笑眯眯地问:“看美女你像是在练调酒,正好,我对鸡尾酒不怎么了解,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下?”不等她开口,他便指着一杯绿色的高脚杯问,“这是什么?”

“绿蚱蜢。”

……不是玛格丽特吗?莫少爷疑惑,“那这个是什么?”三层颜色的长口杯。

“彩虹。”

……莫于非抬头,怪异地对她笑笑,“美女,哪儿的彩虹是三种颜色?”

符晓惭愧,“其实,你仔细看,还是有七层的。”她小心翼翼地拿起杯子放在吧台上,“你看。”

莫于非顺着她指的定睛看了看,嗯,是,如果压成一平面的也算的话,不知为何觉得很有喜感,他哈哈大笑起来,刚刚在法院唇枪舌战的紧张感一扫而空。这妞还挺有趣的。这才仔细看了看她,见她略施薄粉,感觉清清爽爽,嘿,还真好像在哪见过。

“美女,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符晓汗,他穿越到几分钟前了吗?“我叫符晓,符号的符,半年前唐学政在谭家厅请客,我跟杨蜜和萧然一起去的。”再记不起来就真没办法了。

莫于非这才恍然大悟,“看来我这几天真是忙昏头了,这么个标致美人我居然给忘了。”只是,她怎么在这?

符晓轻轻一笑,面色平静。

可能是肖浅浅那张脸印象太过强烈,他还真忘了,这位姑娘当时就勾起了他的兴趣,只是再没见过她,也就含恨抛之脑后了。不过,她怎么在这里当起酒保来了?

“你怎么在这?”打完电话的唐学政回来,就见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跟符晓说话。

这句话他原封不动地还给他。莫于非转头,他大下午的出现在酒吧?

见他走来,符晓笑笑不说话。

唐学政走向他们,一眼就看到他还未喝完的酒,“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碰我的酒。”他向来没有分享的嗜好。

啧,本想玩玩这小姑娘,没想到还是认识的人。

“啊,我拿给他的,抱歉。”符晓敢作敢当,主动承认错误,“我不知道那是你的。”

“你拿的?没事。”

“你带她来的?”见两人话语熟稔,莫于非有点稀奇,她不就是杨蜜老家的朋友吗?他们八杆子打不到一处去啊。

“废话。”其实唐学政不想让他俩见面,“没事你就走吧。”

“等会儿,”走才怪,“你们什么关系?”若是别个丰满的美丽女人,他绝对不问这种呆话,但这清秀佳人,难道也是他的菜?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