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符之一笑 >
更多

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 65 章

“学政啊,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校长室里,老校长犹豫地叹了口气,不知是第几遍问正坐在对面穿着一身军装的唐学政。

“我已经想清楚了。”比之校长的愁容,唐学政显得精神许多,“谢谢您的关心。”

“这……唉。”又低头看看手里的文件,拿起的笔迟迟不肯签下,“老首长知道吗?”

“回去我就告诉他。”

居然是一意孤行?校长忙放下笔,道:“学政,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出来,我也帮你出出主意,这样贸然辞职怎么行的通?是不是那帮兔崽子又挑你什么毛病了?你跟我说,我帮你去教训他们。”

唐学政轻笑,“您多虑了,我是自己有点事,不适合在军队呆了,这两天我也会向那边申请退伍转地方。”

校长一张老脸目瞪口呆,他、他是说要退伍?他们看好的未来……“学政,这件事关系重大,你要好好考虑,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我明白。”

“依你现在的卓越成绩,往后赶上你爸爸绝对没问题,甚至大有可能超越他,怎么好端端的要退伍?”

当事人依旧波澜不惊,“我已经考虑好了,谢谢您的好意,这么久以来多谢您的照顾。”他站起来,行了一个标准军礼,向他点点头便出去了。

校长还不能从打击中回神,学政在他这儿呆着呆着,居然就不愿在军队了……这要是一传出去,有多少人得批斗他!

走出大楼的唐学政没有关心校长的纠结了,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对迎面而来的三五成群的士兵的敬礼回礼,也不在意新学员看着他肩上星杠的怀疑表情。

电话才一挂断,铃声紧接着就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不由挑了挑眉,老爷子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他还没跨出学校大门啊。

“唐学政,你马上滚回来见我!”

老爷子的语气里是许久未曾的严厉,唐学政纳闷地回了家,进了唐老爷子的书法室,见他双手握着龙头拐杖端坐在屋子正中央,四周龙飞凤舞的字画和飘浮的墨香味,加上老爷子一脸肃穆,他有种被提审的错觉。

“怎么了,老爷子?”他走上前,在他书桌前的竹椅上坐下。他最近可没空招他。

“穿着军装就给我站军姿!”唐老爷子喝道。

嘿!还真是他惹的?“理由?”唐学政眯了眯眼。

“你还有脸皮问理由?”老爷子怒气冲冲,“你妈要不跟我说,我还被蒙在鼓里。”

居然是这件事。唐学政挺直了身子,双手交握支在两边扶手上,“您听说了什么?”

“听说了那个姑娘目无尊长!”唐老爷子瞪他一眼,“这样的女娃你还护着,把你妈顶得睡不着觉!”

唐学政沉了脸,“老爷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点您也老糊涂忘了?”

“好,好,我问你,这个女娃是不是上次你说要给我看的那个?到头来她发小脾气没看成,是不是?”

唐学政在心里低咒两声,事情怎么就这么碰巧,“上回她误会了点事,跟我发脾气,而且我也没跟她说您要见她。”

“得了得了,你也别在这儿哄我老头子,事实胜于雄辩,我这么觉着,你妈也这么觉着,你还有什么话说?你赶紧跟那姑娘家分了!”

唐学政耐下性子道:“咱看问题要全面,不能只听一面之词。我是什么人,我媳妇儿要真那么不好,我还巴巴地求她嫁给我?您要是真见了面,多了解了解她,我敢打包票,您绝对会命令我把她娶进门。”

“哼,现在那些女娃儿,要我真喜欢,你也看不上。”

“所以我才找了个我喜欢您也喜欢的媳妇儿。”见老爷子有点心软的趋势,唐学政再接再厉。

唐老爷子沉默,唐学政也由着他去想。

这时书法室的分机响了,唐老爷子咳了咳接了电话,“喂……转过来……我是……好,一切都好……哈哈,你说……”

对方报告了片刻,老爷子脸色大变,宝刀未老的杀人目光直射唐学政。

大致也猜出了什么事,唐学政有种漏屋偏逢连夜雨的感觉。

老爷子挂了电话,脸色不豫地瞪着他。

唐学政眼观鼻,鼻观心,面色波澜不惊。

“你……辞了学校,还说想退伍转地方?”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他真敢敢出这样的事来。

“嗯。”

“嗯个屁!”唐老爷子怒拄龙头杖,“国家培养了你这么久,你就是这么回报国家的?哦,把你养好了,你就去投奔资本家,赚了钱自己享受完了?”

“我有自己的方式,不在队伍里照样可以做。”

“那也不必非得离开军队!说,究竟是什么原因!”

唐学政沉默片刻,“我怕死了。”

“你说什么?”唐老爷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现在怕死了。”以前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现在却越来越强烈,他媳妇儿孤单了那么久,他要给她一个安心的未来。

有人说男人分两种,一种希望寻求刺激,一种则是安分守护。他毫无疑问属于前者,却没想到有个女人能让他心甘情愿守护在旁。

“你是为了那个女娃?”唐老爷子突然明白过来。

“是。”唐学政回答得很干脆。

唐老爷子拍案而起,抡起拐杖就往他身上招呼,“我打死你个没用的东西,就为了个女人,你居然连本职也忘光了!”

唐学政不躲不避,任由爷爷粗重的龙头杖不留情面地打在身上。老爷子虽然年迈,但下手依旧不轻,他也没用硬气功护着,只硬生生地受,连吭也不吭一声。

不知打了多少下,唐老爷子打累了,气喘吁吁地坐下休息,唐学政直挺挺地站着,这才开口:“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我甘愿受罚。有些话我对您只说一遍,”他顿了顿,又道,“这些都是我自己的决定,跟符晓没有关系,她年少时就失去了父母,一个人孤单地生活了那么久,我不可能再让她以后时时刻刻生活在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失去丈夫的阴影中。我承认我自私,任务离了我还有别人来顶,符晓的幸福只有我能给,而且,她的幸福对我来说胜过一切。”也不知什么时候,她就这样深入骨髓,“我说过我有自己的方式,请您不必操心。只是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您固执的片面之词,要是唐家真容不下符晓,您就当从来没我这个孙子吧!”

说完,他转身离去。泥菩萨也有三分脾气,况且他从来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家里人不分青红皂白轻视符晓,他忍了这么久不就是希望她嫁过来好好的?可是要是他们坚持己见,他也没必要多谈了。

“站住!”唐老爷子厉声叫住已走到门边的他。

唐学政依言站定。

“不要以为能拿这个威胁我,你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很大一部分也是跟这个家分不开的,而且你现在做的事,没了你的身份支持,又能不能顺利走下去!”唐老爷子威严的声音响起在房间。

“老爷子,您在我这年纪的时候已经雄霸一方了,我又怎么可能只靠祖荫成事?”况且他还要养媳妇儿,“您太操心了。”

说着扭了门把走了出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