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符之一笑 >
更多

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 81 章

符晓发现自己原来跟大户人家有代沟。

若是换作一个平常人,哪个不会认为只请亲戚的话就代表是个小型婚宴?她俯视底下黑鸦鸦的一大片,真觉头上有乌鸦飞过。

“唐学政……不是说不请朋友吗?”她弱弱地问身边穿着白色修身西装,弄着领带的英俊男人。

“哦,爸妈就请了几家来往密切的朋友。”她眼还挺尖,连谁是亲戚谁是朋友都能看得出来。

几家?也就是说除了几家,其他都是他家的亲戚?!原谅她是乡下来的,可是她从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的亲戚人家啊!

“帮我打领带。”唐学政不明白她为何一脸震惊。

符晓呆呆地照做,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你能不能帮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家的小规模婚礼都比人家大肆操办的还大?那都是些什么样的亲戚?”

原来是这个意思,唐学政轻笑,“当年不是不仅没计划生育,还实行人多力量大?赶巧唐韩两家的老辈都热衷报效祖国,几兄弟个个都生几个,然后两家堂的表的一大堆,有些亲戚的亲戚又通过牵桥搭线走在一起,说起来也成了亲戚,所以就成了你看到的这副模样。”

……大户人家,绝对是大户人家!符晓哑口无言。

“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你看到的几位就是冰山一角?”可别怪他之前没提醒。

谁都认为那一定是一种极为夸张的比喻手法好不好?可是为什么……她再看一眼热闹的大厅,她现在竟然觉得他还形容得谦虚了点?

应该叫沧海一粟!

“符晓,你的家人已经接来了。”胸前挂了一个伴娘的红花,着一袭白色小礼服的佳人赫然竟是李简情。

自从珠宝店回了家后,符晓真个加上李简情的MSN,李简情有心搭上符晓,放了耐心与她聊天,倒也和乐融融。然后大家在讨论伴娘人选时,已经结了婚的杨蜜自然是不行了,她在北京没其他朋友,正想开口请他们找个表妹堂妹什么的当时,唐夫人居然提出让肖浅浅来当伴娘。理由是她也认识唐韩两家的不少人,又大方得体,能招呼得过来。

符晓吓得一头冷汗,不得不说自己有了伴娘人选。待回头苦恼时,找她聊天的李简情跃入脑海,于是她灵机一动,向她提出了不情之请。

没想到她真答应了。

“啊,我们马上下去,谢谢你。”

“这么客气做什么。”李简情笑道。

符晓对她一笑,开心地拉拉唐学政,“走了。”

唐学政当初对符晓的决定不置可否,这两天也忙得忘了她这个人。下电梯时,他别有深意地看了李简情一眼。

李简情当然收到了。实际上她从那天起就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等着唐学政的回礼。谁知却丝毫没有动静,派人暗地里查了查,才得知王小川被整得焦头烂额,连跟女人上床的时间都没有。再然后,符晓居然邀请她当伴娘,她几乎将所有的可能性都思考了一遍,最终还是决定博一把大的,大不了就是从头再来,恢复不受宠的李家大小姐的头衔,可能还能摆脱她种马似的未婚夫。

谁知道,符晓只是真的请她当伴娘而已。

说实话,正因为如此,她还不敢真正放下心来,直到唐少警告性的一瞥。她总算是过了这关了,虽然一直是虚惊一场。

“我还说当伴娘的是哪位美女,原来是李大小姐。”身后传来痞痞的笑意,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唐学政伴郎的不二人选——莫于非。

“午安,莫少。”她收回思绪,带上笑容的面具,转身招呼。

“午安,啧啧,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着一身尊贵银灰西装的莫于非摸摸下巴,一脸心痛。

“承蒙莫少这么看得起。”她客套地道。

“你未婚夫这次可真摆我一道了,谁知道他真能勾搭得上肖浅浅。”明明没忘她的身份,莫于非依旧百无禁忌。

脸颊两边的酒窝加深,“我倒也听说了,期待你的大作。”

“李小姐这么幽默。”莫于非上前一步,桃花眼勾起风流,“王小川这么得瑟,我倒不介意李小姐用我来杀杀他的威风。”

李简情哪能不明其中含义,她笑容不变,微微向后退半步,“多谢好意,只是他跟谁厮混都与我没关系,要当真还怕他以为我真对他有意思。”

“是吗?真可惜。”莫于非面露遗憾,邪气一笑。

这边符晓与唐学政下楼,见奶奶,姑姑和姑父,还有他们两个儿子都乘专机赶来了,还有杨家四口人也陪在身后进了大厅,她突地有种复杂的心情,既幸福又感伤。

唐老爷子亲自拄龙头杖迎了出来。将他们引上第一席,他与三个儿子作陪,符奶奶几番推辞,终究没争过唐老爷子,在第一席上坐了下来。

唐韩两家亲戚见唐家家长这么重视亲家,都有些啧啧称奇,只道新娘好福气,只一平凡姑娘,居然能得到唐学政的青睐,又能获得唐家家长的重视,于是由起初的不以为然,开始调整对新娘的心态。

在S城办了一场,已经明白婚礼是挺累人的活,唐学政让符晓先去休息一会。符晓看看融洽的第一桌,想了想答应了。

她独自一人回了休息室,用吸管喝了几口水,看看面前大镜子里穿着梦幻般的婚纱,描着精致妆容的自己,微微一笑。

只休息了片刻,门上传来节奏的敲门声。

“请进。”符晓扬声唤道。

以为是杨蜜或是李简情,没想到进来的却是已将头发染回黑色的莫于非。

“啊,你好。”她意外地打招呼。

“你好,新娘子。”阴柔的美男勾着飘渺的笑意,“哦,忘了说恭喜。”

“谢谢。”她轻笑,“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点小事……”他慢慢从内口袋掏出几张文件,“作为唐学政的律师,叨扰你一点儿时间,麻烦你在这些文件上面签个字。”他手一展,颇为斯文地将纸递到她面前。

“是什么?”符晓疑惑地接过,看了一眼楞住了,竟然是婚前协议。

“如果你看清楚了,就请在上面签个字。”莫于非不是很热情的声音传来,“一旦协议成立,就表示你是没有目的地嫁入唐家,若是离了婚,你不能带走唐家一分一毫。”

符晓觉得不高兴,她看了看甲方上唐学政的签名,将文件放在一旁,抬头道:“我不签。”

莫于非不意外,冷笑一声,“很遗憾,我想这不是选择题。”

符晓深呼吸两口,仔细思考了一下,才坐直了身子,“莫先生,如果唐学政这样对我,我也不可能嫁给他。”无关财产,而是尊重。如果他的确有什么理由,明明白白地跟她说了,她会签下这份协议,可是他从头至尾没有向她提过一个字。

虽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愣了一下,但冷静下来就明白绝对不是唐学政所为。“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故意这么做?”

被拆穿了莫于非也不难堪,他斜靠在桌上,双手抱胸,“这么有自信?”

“不是自信,而是相信。”这下才真正明白过来他对她有意见,符晓纳闷,“我得罪过你吗?”

“无意冒犯,就是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什么样的女人会嫁给……害了她父母的男人。”这段时间莫于非仔细分析了一遍,得出了三个结论:一是报复;二是图财;三是二者皆有。所以才有了试探她的一幕,她这般镇定倒让他觉得她心机颇深。

没想到他居然会知道这件事,符晓惊讶,抿了嘴看向他。

“怎么,以为没人知道吗?以为唐家人会因为愧疚不往这方面想吗?”莫于非逼问,“你嫁给唐学政究竟有什么目的,想报复他?”

“我要是想报复,在当年最恨他的时候将他告进监狱不就好了?还等到现在赔上自己?谁会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他是唐学政的兄弟,她并不希望他误会。

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听他老爹说,唐老爷子正直无私,那时不许任何人动用任何关系。

“那你究竟是为什么?”这个事件越深入他就越费解,一个少女居然会原谅撞死她父母的肇事者而撤诉,十年以后又居然会嫁给这个男人。

符晓明白他在问什么,沉默半晌,她缓缓道:“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还需要其他的理由吗?”

靠!理由多了去了好不好?为房子,为车子,为票子,为孩子……这不大把都是理由?只是为什么自己在当时竟然反驳不出来?是她的表情太认真的缘故?莫于非拨拨头发,不经意地又忆起符晓那双毫无杂质的眼。

女人说爱他见得多了,只是或笑或哭的眼睛背后,总是有更多欲望。

那个女人,为什么没有!

“小莫,怎么一个人喝酒?是看你兄弟结婚羡慕了?”韩家一大哥拿着酒杯上前碰碰他。

“怎么可能!我像他那么傻,在一棵树上吊死?”莫于非甩甩头,将郁闷抛出脑后。

莫于非注定是悲催的,二十几年心动的悸动被当成是郁闷,而且,对象还是他兄弟的娇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