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符之一笑 >
更多

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 89 章

隔日,符晓起来时,唐学政已经不见,床头上留了一张纸条告知他已又去了上海。

这下符晓感觉更涩了。

浑浑噩噩上了班,忙了一天到下班时却不知自己忙了什么。她心情低落地走在大街上,有些不想那么早回去。

身后响了两声喇叭,符晓毫无所闻。

跟在她身后的黄色兰博基尼徐徐上前,跑车上的俊美男子摘下墨镜,“符晓。”

听到呼唤,符晓才反应过来,“莫于非?”她的表情有些奇怪,“你怎么在这里?”

“上车。”他怎么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今天了解了事情的大概后,他就跑这里来等符晓下班。

“做什么?”她一脸疑惑。

“请你喝杯咖啡,赏个脸。”

符晓想拒绝的话堵在喉咙里。莫于非了解所有事情的真相,有些事她也想问问他。于是犹豫了片刻,她拉起了车门。

蓝小希和同事从大楼出来,一眼就看见莫于非的爱车,再一眼就看见符晓坐了进去。

“哇,兰博基尼,好酷!”同事发出艳羡的声音。

符晓……她想干什么?蓝小希沉了脸色。

两人来到一间价格昂贵,但非常适合谈话的高级咖啡厅,点了各自的咖啡后,他们就对坐着沉默起来。

侍者上了咖啡,道了一声“请慢用”,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添点吗?”符晓抬起牛奶。

“不用。”莫于非道。

她往自己的咖啡里加入雪白的牛奶,慢慢开口,“有什么事吗?”隐隐明白过来,他是为了昨晚的事。

“听说昨晚是你的杰作?”

果然。“是呀,”符晓承认,然后她一笑,“这次要给我离婚协议吗?”

莫于非嘴角抽了抽,他看上去很像民诉那帮人?

“呵,开玩笑的。”见他的脸色让符晓展颜。

他莫小爷打娘胎下来的第一次关心女人成笑话了?莫于非眯了眯眼,看着眼前好像没什么大碍的女人。

“昨晚我坏什么事了吗?”

莫于非也不隐瞒,将肖浅浅参加换选的事说了个清楚,“拜你所赐,她今天输得很惨。你明白安插一个人进检察厅高层有多么好用吗?因为你的一个电话,我们的计划全毁了。”

符晓迟缓地点了点头,神情复杂地看向窗外。

“后悔了?”莫于非喝一口黑咖啡,注视着她问道。

符晓沉默片刻,转头回视他,认真地道:“我是对的,我不后悔。”

莫于非神色没什么变化,因为了解她的境遇,所以倒勉强可以理解她的作法。只是他敢打赌,不明实情的唐学政绝对无法理解。这对于他们来说,就一交警都随便处理的小车祸,简直就是芝麻绿豆点大的事。

今早透过唐学政的口气就知道他们似乎有点矛盾,本想开口问她和唐学政之间的事,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操这个闲心做什么?

“我有两张音乐会门票,去不去?”于是他天外来了一笔。

符晓眨了眨眼,这跳跃性是不是太强了点?不过幸好她适应能力也挺强,“谁的?”

“德国柏林乐团。”

她其实也想借些事转移一下注意力。只是……“我没有打扰到你跟女性的约会吧?”

“今天下午客户送的,我没准备叫别人。”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去听音乐会之前,符晓打了个电话回家,唐老爷子接的,“哦,你去听音乐会?好好,完了要不要我叫人去接你?”

“不用,莫于非说送我回去。”

“莫家小子?”怎么跟他一起?不过他料想他也没那贼胆,“好,那你好好玩吧。对了,阿政今天什么时候去上海的?”老爷子随口问了句。

“早上很早就去了……”符晓含糊回答,不想让老人家为他们操心。

“那小子,火急火燎冲回来,就为了见见你,哈哈,年轻就是好。”

符晓心里头涌起涩涩的甜蜜,但思及昨晚的冷战,又觉心里头烦闷。

长年的独立生活让符晓擅长自我调解,一场音乐会下来,伟大的音乐家创作的音乐奇迹冲刷了她心中的小小尘事,加上莫于非也颇有音乐素养,两人居然相谈甚欢,有些同道中人的意思。

莫于非将她回山上唐家,符晓笑着向他道谢,“今天谢谢你。”

注视她晶亮的眼,莫于非道:“谢我什么?”

“当然是谢谢你请我听音乐会。”还有谢谢他帮她平复了心情,这样她才能以正常的心态打电话给唐学政,她希望跟他好好谈谈,但不是在两人都情绪化的情况下。

“不客气。”他没说这是他去音乐会最满意的一次。他其实喜欢听交响乐,所以经常带女伴去听音乐会,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附庸风雅,跟她们谈论就没几个认真的,有些清高的女伴听他说一两句还会出现惊喜的表情,丫的搞得他没心情再说下去。

看着符晓进了门,莫于非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眉头微微皱起。

回到家中,唐老爷子已经睡下了,唐致国与韩玉素因工作出了国,符晓对等着她的管家感激一笑,上楼进了唐学政的房间。加盖已经开始动工,在这之前他们还是住在他的房间里——其实他房间的隔音很好,白天都听不到外头施工的声音,那家伙又逗她。

洗了澡躺进大床里,埋在枕头里嗅进唐学政的味道,她下了决心。昨晚的事可能因为事出突然,两人都不太冷静,今天好好跟他说说,他应该会理解她的想法,他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可不是为了冷战吵架的。肖小姐的事……虽然她也觉得挺可惜,但她也认为她自己必须先负起责任来。

两人头一次冷战,符晓打电话时还是有些忐忑。

“喂?”对方平平淡淡的音调传来。

“喂,你在干嘛啊……”符晓不知怎地有些紧张,先从无关紧要的话开始。

“睡觉。”对方依旧平板回答。

其实唐学政怎么可能在睡觉,等了一天这电话了。心想给她一点小教训还挺有用,这不老老实实打电话来了吗?让她稍稍反省一下,也不至于恃宠而骄——虽然对他一个人再任性点也没事,只是关系到全局利益,她这么做他没办法向会员交待。

听他的声音有些冷意,符晓心情又低落一点,“那你睡吧,不吵你了。”

嘿,这家伙都打电话来了,也不趁机撒撒娇,说两句好话听听,不然他怎么找梯子下?“反正醒了,你打电话来做什么?”

“哦,我就是想跟你说说昨晚的事情……”符晓不知从哪里开口。

“知道错了?”听她欲言又止,唐学政好心帮她开口。

符晓压下心中的不愉快,“肖小姐的行为本来就是错的,再怎么样也不能喝醉了酒还开车是不是?”

“她的行为固然不对,但两害相权取其轻,肖浅浅的醉驾一备案,对我们造成的损失很大。”既然她愿意谈开,他也就趁机与她好好说说。

“可是事情发生了,她就应该付出责任啊。”

“私了不也是付出责任的做法,你以为我赔给那个司机的钱少吗?都可以再买一部奥迪了,你看那个司机屁颠屁颠的走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啊,你们这么做,我见肖小姐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她这样得不到教训,以后她万一又喝醉了开车怎么办?你能保证她每次都像昨天那么好运吗?”

“谁傻的天天喝醉,并且你也看得出来她昨天是因为心情不好才喝多了,本来就心里有事,咱这么一弄,不显得有些落井下石?”没告诉她回到北京,首先见的却不是她,他明白她的心里肯定有些不痛快,但她不能这么意气用事。

符晓被梗在那儿,他的意思是,她是故意报警的?一时间什么滋味都有了,他不知道当年的真相,他是个生在大富大贵之家的少爷,他们观念不同,她都明白,可是……看到许久未见的他追着肖小姐出去,她心里怎么可能会舒服?这是人之常情,她告诫自己拼命克制这种不好的情绪,可是现在他还是处处袒护肖小姐,而且还那么样想她。

久久听不到符晓说话,唐学政叹一口气,道:“不是怪你,事情过了就过了。”他在玩家承担起全部责任好了。

符晓咬了下唇,“唐学政,她不对。”不能因为心情不好就可以成为醉驾的借口,不能拿别人的生命为她承担后果。

说来说去又说到原点,唐学政皱眉,跟她说了这么多,她却还固执地坚持己见,为什么不站在他的立场上帮他想一想?这种好机会他们要等多久才有下一次?以往她跟他闹脾气,都是他迁就她,但这件事明显是她有错。并且醉驾这种事说小也不小,如果查得严,肖浅浅是要被拘留的,以她的性格,竟真能狠下这个心。

“媳妇儿,错了就是错了。”他的语气稍微严厉了点。她是他老婆,他不会让她受委屈,但也不能一味地惯着,“咱错了下次改就好了。”

符晓啪地挂了电话。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