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符之一笑 >
更多

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 95 章

护士应声,拿瓶子进了盥洗室。

符晓问:“你的腿现在痛不痛?”

“还打着麻醉,能有什么痛?”

“这只?”唐学政伸脚就恶趣味地往他包扎的腿上上两下,当初他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他妈的敢给他画王八。

莫于非嘴角抽搐,果真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唐学政!”符晓没料到他这么幼稚。

这维护的态度让大少爷不乐,“不打了麻药么?”

“没事,我习惯了。”莫于非勉强勾了勾嘴角,一副受害者嘴脸。

唐学政的反应是再上一脚。

对这种无良的损友相处无经验,符晓无奈,却也觉有趣。

三人闲聊几句,搬完花的三个美人都知趣地在套房的小客厅里坐着玩儿,唐学政见符晓可能想再待一会,便叫护士道:“你去再推张床过来。”

“你要做什么?”符晓疑惑问。

“我先睡上一觉。”昨天一去上海高强度彻夜不停工作了二十多个小时,总算处理告一段落能脱得开身回北京,下了飞机又立刻去接了符晓到医院,还真有点犯困,睡个十来分钟就行。

“累了?”他的疲惫隐藏得很深,她总是不太看得出来。“都叫你不要赶着回来了。”她不开心地责备一句。

“就一点儿。眯眯眼就好。”唐学政笑着抚平她皱着的秀眉。

不一会儿,一辆简易病床便推了过来,唐学政和衣躺下,符晓将被子给他拉上,坐在床沿笑话他,“没见过没病还想睡病床的。”

唐学政握了她的手,“病人家属看护着。”

“就不能滚远点?”莫于非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面蹦出来。

“莫少好容易受了伤,咱不多陪陪他不被他造谣?”唐学政凉凉回应,闭了闭眼,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沉沉睡眠。

符晓凝视他此刻才显现出来的倦态,轻叹一口气,紧了紧相握的手。

“他怎么又回来了?”莫于非问。

“这儿还有事吧,本来听说还要过几天才回来的。”

莫于非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隐隐之中传着符晓与莫于非的对话,唐学政渐渐入梦,分明是带着符晓开车兜风,前头突地横插进一辆车,刹车不及的他眼睁睁地看着两辆车猛地相撞,慌忙间想看符晓有无受伤,却见她已是泪流满面。他张口却发不出声音,想探手却动不了,副驾的车门被打开,一只男性的大手伸了进来,等待着符晓的回应。符晓泪眼凄迷地看着他,手却已经缓缓递给了那只手。

不——梦中的他在心里呐喊,猛然惊醒,手下紧紧一抓。

“唐学政,你怎么了?”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只觉手下生疼的符晓忙转头看他。

表情凝重的唐学政眼神聚焦,眼前还是那张娇俏的小脸,手下还是那熟悉的温暖,胸口却还是挥之不去的烦闷,“做了个梦……”他的声音充满疲倦,翻身起床,手下却还是不愿松开她的手。

“做恶梦了?”她从没见过他的表情那般紧绷,像是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没有。”唐学政笑笑,“去帮我买包烟上来。”

符晓见他有一丝异样,也不多说,起身拿钱包去了。

待她一离开,唐学政便让房间里的闲杂人等全都出去了。他关了病房的门,抹了把脸,摸出一根烟点了,深深吸了一口。

“病房禁止抽烟。”莫于非毫不意外地淡淡道。

唐学政倒在他床边的红木椅上,仰头吐出飘渺的烟雾,“……没想到,我居然窝囊成这样。”以为自己能压下自责与愧疚,这一生好好补偿符晓,可是他居然发现自己做不到。他无法不去想符晓因为他失去了什么,又因此遭受了什么。

莫于非皱眉,明白他有话要跟他说,但没想到他这般开头。

哪件事?

“你从哪找到的?那桩车祸。”唐学政姿势未变,声音略为沙哑。

药物让莫于非的头脑不是特别敏锐,但思考了一瞬,他瞪大了眼睛,总算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偏头看向他,皱眉问道。

亏他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以为能从他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唐学政苦笑一声,只觉舌尖都是苦的,“我撞死了她的父母。”

莫于非沉默了许久,“……你打算怎么办?”

“你觉得我能怎么办?”

“离婚?”莫于非挑了挑眉。

“哼,你倒是想。”唐学政冷笑,又将一口烟抽进肺里。

“我想个屁,我哪个情妇不比符晓漂亮有骚劲?”

“拿他们跟符晓比?”唐学政不悦地皱眉。就几个玩物,拿什么跟他媳妇儿相提并论?

莫于非啧了一声,也觉说错话了。

两人又沉默了片刻,莫于非再次开口,“那就继续当做不知道。”说出来也没什么好处。

“……我正在试。”唐学政揉了揉眉心。

“什么意思?”

“我居然压不下去。”明明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道路,但他还是压不下那种站在悬崖边上的感觉。

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强莫于非是清楚的,他要是愿意,上太空都轻而易举。他居然会吐露出这种近似软弱的话,莫于非从没想到过。

“说说你知道的事吧。”唐学政道。

莫于非缓缓张了口,事情说来,就是短短的一段话,而这背后,却是长长的现实。

唐学政越听脸色越凝,符晓那个小女人……她究竟需要多么大的力量才能说得出原谅二字?而在十年后,经历了种种,她竟还宁愿自己一人承担,也选择隐瞒只为不伤他这个罪魁祸首的心!

强烈的自我厌恶汹涌而上,咽喉下几近吞了黄莲。

房间里再次陷入可怕的沉默。

“莫子,”许久,沉重的声音响起在安静的病房,充满了无力的深深懊悔,“我怎么会撞死了她的父母……”

心理暗示是个很强大的东西,即使你如何抗拒,它却依旧时不时地出现。譬如唐母,譬如唐学政。

韩玉素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可能太过情绪化。小说小说,真人是真人,哪里能混为一谈。可是虽然她试图让自己这样想,但她见到符晓总有一种复杂的感觉,原本对她的各方挑剔也莫名其妙地少了一些,说话时的语气也莫名其妙地软了一些,待她很久以后注意到时,她已经跟符晓相处得进入正常婆媳模式了。

唐学政不一样。他几近自虐地命人找来符晓这些年来的生活痕迹,越是拼凑出她的生活,他就越无地自容。有时他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男人配了符晓都不过分,只有他没那个资格。但这种念头一冒出来,他又狠狠扼杀,符晓只能属于他,即使配不上,他也要卑劣地霸占这份美好。

而一无所知的符晓只是发现自从探望了莫于非后,唐学政变得有些奇怪。他依然忙得以分钟计算,只是到了夜里,他们一到了床上,他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每次欢爱都要将她逼得无处可逃,说尽爱他的话才肯满足。清醒时她简直羞愧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几番向他抗议,他却依然我行我素。

“唐学政,不带这样的。”一场欢爱过后,她软软地倒在他怀里轻捶他的胸。

“什么?”□刚刚暂时得到满足,唐学政轻吻着她光裸汗湿的玉肩,沙哑地问。

“你不能老这样欺负我。”她嘟了嘴。

唐学政手一紧,“我没有欺负你,我在爱你。”

“你就是欺负!”越跟他相处,符晓的小女人性子就越出来得多。

“没欺负你。”嘴唇上移,堵住她叫嚷的红唇,不准说他欺负了她。

还说没欺负呢!呜呜的女人只觉无处申冤。

“宝贝儿,咱们去度蜜月吧。”即使现在忙得□乏术,他也不想让她认为作为丈夫的他失格。他想讨好她,用尽一切地讨好她。

“嗯,不行,莫于非还不能下床呢。等他好了再说呗。”他因她受伤,她却抛下他去蜜月,总觉不好。

莫于非,又是莫于非。这段日子她只要有空就叫他一起去看莫于非,明明知道她只是单纯的关心,但他还是忍不住内心的阴暗咆哮,若是莫于非不顾兄弟之情向她示意,她会不会离他而去?唐学政眼里的幽暗加深。他蓦地封住她的红唇,再次拖她进入□漩涡之中。

不准她将别的男人的影子留在脑海,她的眼里心里只能有他!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