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冷月如霜 >
更多

沙巴体育官网,沙巴体育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歌伎舞罢,重又添酒。达尔汗王微微有些头晕,怕是有几分薄醺了。杯中之酒称为“梨花白”,色如梨花,初饮如蜜,后劲浓醇,不知不觉就会上头。达尔汗王喝惯了关外干脆爽辣的青稞酒,不想这样淡甜的蜜水,也会醉人。此时微眯着双眼望去,舞伎的薄绡纱裾,如同流光的绮艳湖水,四处轻漾起华美的波榖。上苑华丽精美的无数楼台,点缀在青山碧水之间,歌吹管弦之声飘荡在迷离的春雨绵绵里,仿佛能抽走人全部的力气。

这样的山水,怨不得会使人萎靡不振。达尔汗王想道,那位坐在西首席上的睿亲王,一幅懒漫疏散的样子,仿佛于世间万物皆没有半分兴致。天朝上国的亲王,起居富贵,没有半分豪强男儿之气,不由令一生飞沙走石,长于马背的达尔汗王大起轻慢之意。倒是那位豫亲王年纪虽轻,待人接物气度高华,令人不敢小觑。

御舟渐近桥洞,垂虹桥下跪着数名内官,并十数名女子,一色袅袅婷婷的鹅黄揉绿,十分醒目。皇帝见着,随口问了身后侍立的司礼监太监赵有智,才知道原是选出来赐给达尔汗王的那十二名宫女,前去明月洲领受赐宴,不想遇上御舟。皇帝并未在意,御舟已经缓缓滑出桥洞,向玉清湖深处驶去。

桥畔的司礼监低声招呼众人起身,如霜轻轻咬一咬牙,便是这一刻了。此生的成败,皆在此一举。

如果不愿卑微的死去,那么,就让她轰轰烈烈的活着。

众人还未直起身来,她已经霍然起立,越过桥栏,未待众人惊呼出口,已经飞身投入湖中。只听一声“扑”得一声,冰冷的碧绿湖水从四面八方涌上来,就像一匹硕大的绿绸子迅速的裹上来,裹得紧紧不能透气。众人尖叫哗然,都成了隐约可闻的一点遥迢的声响。暗绿的水光在头顶极远处,水直往口中鼻中灌进,窒息的感觉再次涌入四肢百骸。头顶的光亮渐渐深重,绿的光越来越少,黑暗压上来,她的意识渐渐模糊。

就像是那天,冰冷的素绢已经勒住她的喉头,无法呼吸,意识渐渐离去,却能听见最后杂沓的步声。

她一定能够得偿所愿。

仿佛过了许久许久之后,胸口突如其来一阵压痛,痛得入骨,她本能的想要张口呼痛,却呛出第一口水来,她剧烈的咳嗽,呛出更多的水,有人低声道:“好了,没事了。”她咳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一口口将水吐出来,有人拿衣袖胡乱的替她拭着脸,她这才睁开双眼,原来已经身处在御舟甲板之上,身侧围着数人,全身皆是湿淋淋的,瞧那装束都是侍卫。为首的侍卫见她神智渐渐清醒,松了口气,使个眼色,数人皆躬身垂手退开,明黄的一角锦袍终于从侍卫身后显露出来,慢慢近前,最后停在离她不过咫尺。巨大的辂伞随他移至,遮住了头顶绵绵的雨丝,她看得清他明黄靴尖上的细密米珠,攒成万寿无疆的花样,离她这样近,她衣上淌下的湖水渐渐浸润他的靴底。她止不住的咳着,全身颤抖得几乎无法呼吸,冰冷的湿发粘腻在她的脸上,薄薄的衣裳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水,她几乎已经再也无半分力气,只蜷伏在那里一径喘息。

有手伸来,明黄缂金九龙纹,袖口繁丽的金线堆刺,手指却几乎没有什么温度,抬起了她的下颔,她缓缓抬起头来,终于望见一双似曾相识的深遂眼眸,几乎在看清她容颜的那一刹那,那眸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仿佛是错愕,又仿佛是惊诧,那目光像利刃一样刺痛了她,她几乎可以听到自己脉搏的跳动,突突如同泉源,将更多的热血涌入胸际,他!

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竟然就是他!电光火石间,突如其来的天崩地裂,她几乎无法睁着双眸,而耳畔隐约只有母亲凄厉的尖叫:“霜儿!”

满门的血仇,那样多的血,漫天漫地的涌来,视线中只有一片血海似的殷红,父亲、母亲、兄长、姊妹……那样多的人,那样多的血……慕氏满门百余条性命,漫天漫地的血,一直涌过来,涌上来……她猝然拔下发间银簪,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向他扑去。豫亲王大喝一声:“护驾!”一个箭步已经抢上来挡在皇帝面前,更多的侍卫纷纷抢上前来,无数的人涌上来,将她拖开去,她拼命挣扎,手中的银簪乱挥乱刺,有侍卫劈手将她的银簪夺了去,磨得极尖利的簪尖划伤了她自己,她也不觉得痛。一滴滴的往下滴落,不知是雨水还是湖水,她如同最绝望的小兽,撕掳着触手能及的一切。“唿”得疾风扑面,有人重重的给了她一掌,她站立不稳,整个人向后跌去,无数双手按住她,更有人用脚踹过来,她觉得自己成了一块腐脆的陈绢,几乎可以听见每根经纬断裂的声音。就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忽听到一声暴喝:“放开她!”

侍卫们如碰到烧红的烙铁,立刻全都撒开了手,她头上挨了重重一击,半边脸全是火辣辣的,左眼也肿得睁不开来,模糊的视线里看见自己衣上全是斑斑点点的血迹,才知道手背让簪尖划了极深长一道伤口,血正滴滴答答往下淌着。一颗心却狂噪得无法安宁。杀了他!怎么才能杀了他!哪怕粉身碎骨,如何才能杀了他?!

他竟向她张开双臂,像是想将她拥入怀中,豫亲王抢上来想要阻拦,他反手竟将豫亲王推了个趔趄。另一只手执意的伸向她,她抓住他的手臂,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深深咬了下去。他身形微顿,却依旧强行将她揽入怀中。隔着数层衣裳,口腔中终于漫起血味的腥甜,他纹丝不动,只是用另一只手紧紧搂住她,她几乎要咬下他的一块肉来。强烈的恨意使全身的力气几乎都在这一咬中使尽,她胡乱撕扯着他胸口的衣襟,更深更狠的咬下去。豫亲王又叫了声“皇上。”他纹丝不动,孤寂冷冽的面容终于令豫亲王欲语又止,过了良久,垂手慢慢退后。内官与侍卫簇拥在远处,不敢再上前半步,雨丝银亮,渐渐濡湿他的衣裳,明黄金线的龙纹,无声浸润成灰褚的颜色,湿衣贴在身上渐渐发冷,可是一颗心在胸腔里,博动得牵起肋下隐隐作痛。

他长长吁了口气,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忽然有泪,极大的一颗,从眼角慢慢的沁出来,“嗒”一声砸落,血水混着湖水雨水,一点一滴的往下淌着。她终于崩溃,精疲力竭的松开牙关。明黄龙纹的衣袖上迅速浸出新月形的血痕,他却紧紧的抱住了她,语气温存得如同耳语:“我在这里。”

她的头被他紧紧的贴在自己胸口,她听得到他心跳的声音,他的气息陌生而熟悉,夹杂着清郁的雨水与瑞脑香甘苦的气息,她突然觉得心中一松,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松懈下来,他的臂怀温暖而坚固,仿佛能抵挡住一切,只是紧紧的搂住她。他整个人本来如铁如石,目光却渐渐融软,如同锋利的冰刃,渐渐为雪水所蚀。

没想到竟有这一日,豫亲王在心底暗暗喟叹,这就是冤孽。他心中愁虑顿生,退至舱前的卷檐之下,隔着半开的舱窗,只见睿亲王伏在案上,半杯残酒淋漓,濡湿大半衣袖,已经醉倒了。

如霜病了许久,也许是七八日,也许是十余日,每日昏昏沉沉,发着高烧,偶然醒来,总是惊悚胡呓。三四个御医轮换着诊脉,大碗大碗的苦药喝下去,总不见效。后来皇帝命人飞马回京,召来太医院的院正济春荣,慢慢调养起来,才算渐渐有了起色。

等她能下床的时候,已经是四月里了,春光渐老,连窗外的杏树也已绿叶成荫。后宫主事的华妃特遣来伏侍她的宫女殊儿,慢慢搀了她在妆台前坐下,含笑道:“我替姑娘梳一梳头吧。”她并不答话,殊儿拿了犀角梳子,慢慢替她梳着一头青丝。因病中吃药,头发每日都掉落不少,此时一梳,更是掉得厉害。殊儿不动声色,一只手慢慢梳着,另一只手轻轻按着头发,动作极快,已经将落发轻巧揉入袖中,不让她看见。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